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无上神王正文第一卷神秘之珠第二千三百三十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无上神王 正文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二千三百三十一章 七脚

花野烂漫,五彩缤纷,蝴蝶飞舞。

这是一处遥远大千世界中,一颗小小星辰之上,一座元气稀薄从未见过修士也不懂什么是元气的村子旁,一片丛生在农地外的花田。

和正在爆发大战的纪元关还有万域相比,和不断被异鬼潮吞噬的各个世界相比,和纷乱的诸天万界相比,这里是世外桃源。

高大的两珏平王坐在田野里,面无表情看着面前可爱的女孩,不断采摘一朵鲜花,或者抓到一只蝴蝶,然后送到他的面前邀功。

“叔叔,你好像不开心啊?爹和娘说你是贵人,帮我们打跑了总来欺负我们的山匪,而且还说,你是神仙,会法术,帮我们通了河水浇萝卜,浇白菜,爹娘说不知道怎么谢你,依依想谢谢你,可是依依什么都没有呢,依依给你编一个花环好不好啊?村里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都夸我的花环编的漂亮呢。”

小女孩俏皮的说道。

两珏平王仍然面无表情,只是看着天真烂漫不懂世事的女孩,也没有人能看出他在想些什么。

“叔叔,爹娘说,你是住在那座大山上的?”小女孩指着远处一座光秃秃,高耸入云,根本看不到顶端,似乎飞鸟都不能过的高山:“爹娘说叔叔出现的那一天,这座高山就出现了呢,说那山都到天上了,只有神仙才能住。”<除了造成相关操作部门的困扰/p>

名叫依依的小女孩说着,忽然又看见一只漂亮的蓝色蝴蝶,立刻兴奋的道:“叔叔,我把它给你抓来,装在我做的小竹笼子里,送给你,你笑,好不好?那种蝴蝶我知道的,叫比翼蝶,听说只能活几个月,每一只比翼蝶都会找到另一只比翼蝶,爹娘说它们会成双入对,谁也不会离开谁,如果一只飞走了,另一只就会想办法找到它,我把它抓来,肯定会引来另一只的!”

“不用了。”两珏平王终于开口:“你就是我的蝴蝶。”

小女孩笑颜灿烂:“嘻嘻,我是叔叔的蝴蝶呢。”

两珏平王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依依,你全名叫什么呢?”

“若依啊。”

“你多大了?”

“十二岁!马上就十三岁了!爹娘说,十四岁,就要给我找婆家,说我就是泼出去的水了,我不太懂什么意思……”依依永远是活泼开朗的样子,好像很爱说话的模样。

“嗯。”两珏平王轻轻点头:“你到底是谁呢?”

依依奇怪的歪着小脑袋:“叔叔……什么意思啊?依依不懂啊。”

“是谁都不重要。”两珏平王笑道。

依依开心的跳起来:“神仙叔叔终于笑了!”

两珏平王笑的越发灿烂,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欢快:“依依,你说,一只蝴蝶只能活几个月,它们的生命是不是很短暂?也许每一天,都是它们的最后一天,在生命的最后一天,它们会干什么呢?”

依依皱起小眉头,仔细想了想道:“应该会……一起飞进花田里吧,不过依依觉得,没有什么短暂不短暂的呢,它们这么漂亮,每天都飞在花田里,还永远有另一只陪着,就算短暂,也很快乐吧。”

两珏平王轻轻眨动双眼,笑的极为舒爽,看着远处的比翼蝶道:“是啊,依依,你说的对啊,叔叔再问你,如果一只比翼蝶,它的另一半被抓住了,同时它的孩子也被抓住了,它会去找谁呢?”

依依嘴巴憋的紧紧的,眉头也完全拧成了一团,想了好半天,才道:“娘总说爹,说有了我,爹就不关心娘了,什么好东西都要让我先吃,说以前爹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先给娘的,还经常因为这个笑着骂爹有了闺女忘了妻,爹就说,孩子才是最大的,我想,比翼蝶也应该会去找它的孩子吧。”

两珏平王轻轻闭上双眼,不再说话,只是嘴角,笑意无法散去。

宇宙深处,得到玉寒空间传音的古皇凌空站立。

他没有孟凡的手段,无法催动虚空之意横渡万里,当孟凡在无海边缘厮杀异鬼的时候,他还在赶往无海边缘的路上,而就在八个时辰前,他得到了消息,立刻赶回万域,此时,却被一个身穿白衫素衣的俊朗男子挡住了去路。<不是公务员/p>

古皇不知道男子是谁,也看不出任何底细。

但他毕竟是万域第一代霸主,纵横最久远岁月的万域巨头,看着眼前男子,只凭本能,就隐约猜测出是一尊强大的神王。

“是敌是友。”

古皇开口,不过四字罢了。

白衫素衣面露轻笑:“万古帝皇风采不俗,我当年还在求道的路上便听过你的名声,远传千里,神隐之路中都有人提起,今日得见,不算三生有幸,但总算了了我一桩心愿,只可惜不能把酒言欢,因为是敌,非友。”

古皇双眼轻轻闭合。

再猛然睁开,顿时两春晚组委会公布了最终蛇年春晚主题道精芒如滚滚烈日跃上地平线,身形连动之间,已经到达白衫素衣的面前,硕大拳头如地龙出洞,翻江倒海,携带滚滚元气,袭杀白衫。

“出关第一战是和你交手,也好。”

白衫素衣抬起手臂。

以臂膀,硬抗古皇一拳!

顿时法则被巨大力道震荡的塌陷扭曲,形成一个虚空大坑,白衫素衣面容微微绷紧,红白二色交织,显然硬撼古皇一拳,他气血不稳,有些难以承受。

虽然难以承受。

但到底是承受住了!

随后,白衫素衣撩起一脚,没有任何花哨的技巧和法门,纯粹大道至简的一脚,正中古皇腰身。

唯一玄奥的,是脚掌之上,索绕着若有似无的紫气。

而当脚掌踢中的刹那,白衫素衣身后忽然出现重重幻象,是一座座人道皇朝,滚滚红尘,喧嚣繁华的世界虚影。

一脚之后,古皇面容紧绷,向后退出三尺,喉结鼓动,噗!吐出一口鲜血。

“中央大帝……”

古皇咬牙切齿,吐出四个音节。

白衫素衣轻点下巴:“正是。”

而后身形拔高,踢出第二脚!

轰然之间,中央大帝一袭白衫化为赤金黑紫四色,一股蛮荒与文明交差的复杂气息弥漫天地,透着漫漫长路、任重道远的厚重和广大,这一脚中酝酿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机,澎湃而恐怖。

古皇便出一拳。

拳脚相撞,血肉四溅,古皇的肉身被直接踹破,但破碎的肉身下,却又显露出另一具肉身。

好像蚕茧化蝶。

这具重新显露出的肉身,比古皇肉身,还要坚韧许多。

“亘古圣王的肉身啊。”中央大帝双瞳收紧:“这具遗蜕,经过了两个纪元,还是这般坚韧么?”

猛然收势。

中央大帝头顶悄无声息出现了一顶华盖。

正是紫光帝国人皇执掌的人道华盖!

但此时此刻,这顶华盖出现在中央大帝头顶,却和在两珏平王头顶完全不同,此时紫气东来,天王帝皇气象无比浓烈,甚至隐隐如实体,滚滚如长河,有隆隆作响,极为浩瀚。

华盖之下,中央大帝衣衫色彩再变,化为纯紫,刺目耀眼。

然后腰身扭动。

第三脚踢出。

始终处于被动只能迎击的古皇无可奈何又接一脚,顿时皮开肉绽,就连藏于血肉之下的亘古圣王肉身,都出现松动的迹象。

“这并非你的肉身,只是一具铠甲罢了。”

中央大帝的声音在古皇耳中回荡。

却不等古皇开口说些什么,第四脚到了。

这轮价格战

第四脚之后,便是第五脚。

第六脚。

古皇承受六脚,再也无法强压体内的汹涌,七窍喷出滚滚鲜血。

从亘古之处便威震万域的古皇忽然明白了一个事实,纵然是冷静冷酷如他,一时间也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承受中央大帝的六脚,已经是他的极限,纵然亘古圣王肉身毫发未伤,但古皇本尊已经元气分离,法则破散,

就在此时,他双目圆睁。

第七脚已经到了面门。

太原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
杭州男科医院哪好
成都治疗早泄
Tags:
友情链接
西宁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