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摸金天帝第六百五十七章先亮一点底牌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1次

摸金天帝 第六百五十七章 先亮一点底牌

“九皇子,这叫我怎么回答,本来就不管飘飘的事是不是?”张晓鱼笑了笑。

“那管谁的事,我们刚走过来你就骂我们是井底之蛙。还不管我们的事?张晓鱼,你可是号称落月城纨绔王之一。怎么,今天胆小如鼠连讲出去的话都不敢承认啦?”飘飘姑娘盯着他讥笑道。

“怕,我怕什么?刚才我是跟燕公子闲扯到井底之蛙这个词儿。你们只是恰逢其会而已。难道我跟朋友闲扯点什么还要经得你们同意?”张晓鱼腰竿子一挺,指着燕青说道,“燕公子,你说是不是?天下总得有个说理儿的去处是不是?”

这家伙,居然想把火烧老子头上。

燕青心里哼了一声,点了点头道,“嗯,刚才的确如此。”

“噢,燕公子,张晓鱼,你的那群狐朋狗党中好像没有姓燕的吧?”飘飘盯着他。

“这个,人家刚从偏僻遥远的燕国来的。”张晓鱼双手一摊。

“你是八王子!”九皇子周飞脱口而出,而且,双眼灼灼的盯着燕青。

“八皇子,八皇子可不是他,我见过。”齐飘飘一脸不解。

“不是皇子,是王子。咱们帝国所属的诸候国燕国大王的第八子。我的皇兄周上喜就是给他活撕了的。”九皇子说道。

“活撕天才周上喜?”齐飘飘一愣,双眼泛着淡蓝的梦幻之光看着燕青突然竖起了大拇指,道,“你太厉害了,活撕周上喜。有胆,有种,我喜欢,我齐飘飘最喜欢这种胆大妄为,可以把天都捅个窟窿的英雄好汉了。”

“这个,齐小姐。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呢?”燕青苦笑了一声。

不过,感觉九皇子并没有过多的愤怒。口气中对于皇兄之死貌似有些淡漠。

皇室兄弟相争,相残的事又不在少数。又有几个有兄弟情?燕青在燕国都看腻了这些事。

“夸,绝对的夸!八王子,到我家里坐坐怎么样?”齐飘飘马上热情了起来,好像一个乡下野丫头突然碰上了心目中的天王级人物似的。

“嘿嘿,齐小姐,我有没份头?”张晓鱼涎着脸问道。

“我可没叫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齐飘飘一点面子没给张晓鱼。

“张晓鱼,你们这是去哪?”九皇子问道。

“去拜访唐副院长。”张晓鱼胸一挺。

“唐副院正在我家里喝茶,正好了,一块儿。走,八王子,咱们走。”齐飘飘自来熟似的,伸手一扯燕青。

“燕公子是我陪着来的,所以,我得一起去才是。”张晓鱼真是脸皮厚过锅底子。死缠烂打的搞上了。

“那正好了,我父亲说是前次学院外墙被打坏的事正要找王爷谈谈的。你现在送上门去正好了。”齐飘飘玩味儿似的一笑。

“哎哟,燕公子,我突然想到有件重要事要去办一下。你们先忙,等下子我在大门口等你就是了。”张晓鱼一拍脑袋瓜,身子一转,溜得比兔子还快。

“这个,什么墙壁?”燕青有些愣了一下。

“几个纨绔喝酒了回学院打起来,结果,打塌了学院的围墙。其中带头人就是张晓鱼。”齐飘飘咯咯笑了起来。

“燕公子,齐飘飘小姐可是齐院长的亲生女儿。”林重赶紧介绍一下。

“噢,原来是院长千金啊。”燕青淡淡的笑了笑,齐飘飘不由得嘟上了嘴。

本来是想看燕青震惊的表情的。哪想到这小子居然如此的淡定自若。

好像自家那个在帝国声名显赫的院长大人不值得一提似的。

就是周帝见了自家父亲也是恭敬有加的。

这姓燕的,太翘皮了。齐飘飘的心里打了个疙瘩。

燕青绝没想到,自己的沉稳淡定倒让人家美少女给掂记上了。

齐院长住的是一个独立的四合院,青砖青瓦,围墙上长满了青苔,甚至还有些杂草野花点缀其间。显得古朴,老旧。

走进院子,里面养着一池的金鱼儿。

非常自然的一个池塘,池塘边的杂草,池塘里的水葫芦等都没有清理掉。

“飘飘,你又淘气了。今天我跟唐副院正品茶。有事儿明天再来。”里面传来一道平和的声音。

“人家八王子要找唐副院。”齐飘飘嘟着嘴儿,觉得老爹没给面子,那太掉面子。

“八王子,哪个八王子?”这时,另一必然需要现代复合式主题商业。现代复合式主题商业在现代商业发展理念的支持下道略显得严厉的声音传来。

“燕国来的,叫燕青。就是活撕了周上喜的那位。”齐飘飘说道。

“叫他进来。”想不到两个老家伙同时出声。

一旁的九皇子倒是一愣,偷偷的打量起燕青来了。

“谢谢,本人燕青见过两位前辈。”燕青在门外先抱拳见礼,尔后一脸自然的走了进去。

发现大堂是全木头建成的,有点新古典主义风格。

不过,刚跨进门时就感觉两股气势扑压而来。

气势由弱到强,不久,如狂涛暴风一般越来越疯狂。

跟着想进屋的齐飘飘顿时身子一顿赶紧退了出去,而且,一脸紧张的关注着屋内。

“呵呵,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两位前辈的待客之道相当的奇特。”燕青淡淡一笑,精神力突然摧发。

龙目一转,眩目如万瓦强光。

而正端着茶杯联手对燕青施压的齐院长跟唐副院标题:2012年乡人大工作报告顿时感觉给什么刺了一下。

眼一晕,手一抖,茶水不小心溅了少许出来。

“哈哈哈,自古英雄出少年。我唐浅总算是认识到了,什么叫后生可畏。”胡子有点白的唐浅副院长一声狂笑,看着燕青,道,“我那侄儿跟我说的时候我还认为他是在吹嘘而已。现在看来,他‘吹’的还不够到位。差点让老夫栽了跟头。”

“燕公子,请坐。飘飘,上茶。噢,还有九皇子,你也坐吧。”长着蓝胡子的齐院长客气的说道。

不过,对燕青用了‘请’字。而九皇子倒是略去了这个字。

在齐院长眼中,自己是跟周帝平起平坐之辈。

他的儿子又算是什么?只不过九皇子跟自己女儿是朋友,所以,才让他进屋的。

“多谢院长抬爱。”令燕青大跌眼镜的就是,九皇子好像有些激动。

那家伙双腿都有些啰嗦,而且,一脸恭敬。

貌似,这家伙好像还是第一次成为齐院长大人的坐上宾了。

燕青大大方方落坐于客座左侧,而九皇子则坐在了右侧。

“两位院长,小子带来了一包春秋茶。”燕青瞄了两个老家伙一眼。

“春秋茶,可就是被称为茶中老虎的春秋茶?”唐浅一愣。

“没错,那茶的确很够味儿。冲劲十足,相当的刺激。”燕青点了点头。

“据说此茶产量极少,因为,它是古代一具王境白虎死后化为的骨山上长出来的。

白虎生前火性十足,所以,吸收了白虎气息生长出来的春秋茶特别的冲。

一般人都受不了。不过,正因为它冲,好些人都想尝试一下那股冲味儿。

只不过产量的确太少,就是帝王们想一品都难有口福。

而且,据说此茶只有在春秋联盟中那几个手掌实权的长老们才拥有不多的数量。

后来,居然出现了假货。

一些品性败者之辈把这茶全搞乱了。

实则,市面上能买到的全是假货。

不过,一老陈现在还心惊胆战。目前些人为了充面子。也不得已而为之。”齐院长的话里貌似有话。

九皇子瞄了燕青一眼,那意思是‘你懂的’。居然搞包假茶来忽悠院长大人。

“父亲,那这茶岂不是仅有少数人才有口福了。听你的说法就是咱们大周帝王都没这口福?”齐飘飘貌似也想趁机埋汰一下燕青,以扳回点面子。

“的确如此,不过,几十年前回春二老之一的白东路过大周。

在周帝极力挽留下进宫聊了一阵。最后,据说帝宫中拿出了万年前的一件祖传宝物才从白前辈手中换到了半两春秋茶。

皇宫视为盖世宝物。而白前辈也说过,不是他小气。

这茶就是他也为数不多。因为,春秋茶百年才能采摘一次。

每次采摘也就三五斤左右。联盟那么多的长老,根本就不够分的。

而且,就是分上三五两的还要分作百年来喝。

一个个都藏得很深。不过,十年前我进宫,周帝泡了一小壶品过。

的确够味儿,两耳都有冒烟,嘴里冒火的味儿。

全身沸腾,热血涛天而起,好霸道的茶,好茶!”齐院长回味儿似的一拍茶几,嘴巴夹了两下口水。5月中将开始接收申请

“父亲,还要一试燕公子的春秋茶吗?”齐飘飘撅了下嘴儿,只不过没直接指出燕青的是假货,拿来忽悠人,充面子这话而已。

“不必了,春秋茶太难得了。不要浪费了,还是喝我们的青眉茶吧。”齐院长话讲得委婉。

“呵呵,师叔公。你要不要一试?”燕青笑道。

“这……个,好,我试喝一下看看味儿?”唐浅略一犹豫,点头道。

燕青从瓶里倒出了茶叶来,顿时,一股淡淡的红色光影在艳丽如血的茶叶上泛动着,好像活物一般。

齐院长抽了抽鼻子,一愣,双眼紧紧的盯上了茶叶。

而九皇子也差不多,齐飘飘突然感觉全身有些燥热。

“你这茶哪里买的?看外表还真像是正品。”齐院长貌似有些动心了。

“呵呵呵,永恒武府有个阳铠,临走前他送了一点。”燕青淡然一笑。

“阳铠,哪个阳铠?”齐院长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未完待续。)

西宁治疗男科好方法
沈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广州白癜风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西宁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