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破苍血战第二十七章交锋

2020.07.01 来源: 浏览:0次

破苍血战 第二十七章 交锋

居此地数里之外正有一群人火速的朝此地赶来。

为首的是一青年男子,此人长相与一般之人有很大的差别,他有着一头棕黄色与黑色相间的头发,双耳修长,如同精灵一般,嘴巴微微向前凸起,总有一种异样之感。

这些人一共有二十五人,分别都坐在一头妖兽之上,那妖兽不是别物,正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狗!

这些恶犬一个个的目露忠诚之意、面带凶残之样,拼命的向前方奔跑。

站在原地的大师兄已感应到了这些人的气息,尽管他是是一缕魂念所化但是脸上的凝重之情,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他回头看了一眼王毅,王毅那身上的剑伤让他的神情更加的凝重起来,他隔空一指,只见一道蓝色的灵力从食指散出,形成一道圆柱体直冲王毅而去。

王毅看见那蓝色的光柱朝自己射来,愣了一下,但却没有丝毫的躲避,他相信大师兄不会加害于他,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顾忌。

当那蓝色的光柱碰到自己的身上时,骤然散开,遍布全身,紧接着那遍布在全身外面的灵力慢慢地进入了体内,顿时那剧痛之感略微好转,筋疲力尽之感荡然无存,王毅面露感激之情看向他的大师兄。

而他的大师兄却和往常一样,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

就在这时王毅的大师兄看见这二十五人已然到临,他们每人都一人一兽,面露滔天的怒意,并且个个修为不俗,这一刻他的笑容僵硬了,他的双目之中散发出浓浓的杀机。

为首的那青年男子,压根就没正眼看王毅的大师兄一眼,而是动了动鼻子,他好像在寻找着什么,突然他胯下的凶犬对着西南方向“喔喔”的大叫了一声,他这才转头看去。

他走了过去,看见在地上卷缩成一团的方泽,顿时脸色大变,一股滔天的怒意顿时就爆发了出来,那怒意形成了层层的气浪直冲云霄而去。

这时王毅的大师兄轻咦了一声,他看见这青年胯下的凶犬居然有两个头颅,这双头犬正对着自己呲牙咧嘴,脸面上的肉都在愤怒中抽搐,忽然向自己大叫了几声,露出了那尖利无比的血牙。

“大师兄,你来了啊,是我没用,我???”此时的方泽面露委屈之色,眼眶之中泛起了点点泪水,此刻的他就如同一个小孩被欺负了一样,在家长面前诉说着一切。

“够了,这件事我会处理!”这为首的青年他是犬门的大弟子。

此刻的他神情阴冷,双眸闪过一丝阴霾,这才面向王毅的大师兄看去。

他顿时就轻咦了一声,他发现王毅的大师兄并不是实体,而是魂念所化,他这才冷笑一声,一步向前迈去,带着一股神鬼辟易的气势而去。

王毅的大师兄双眉微微皱起,冷哼一声,一股恐怖的威压从身体上散发出去,与那神鬼辟易的气势撞在了一起,这时天空之中掀起了巨大的狂风,让这天地之间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

那为首的青年面对面地站在王毅的大师兄面前,面不改色,斜嘴一笑,他身后的二十四人便个个都有了跃跃欲试,向前方冲去的冲动。

“就是你将我方师弟打伤的?”这为首青年神色依旧冷漠,但是他旁边的双头犬却一直在磨着血牙,愤怒之意越发的浓烈,仿佛只需要一个命令便可冲上去将对方撕咬致死。

“是你师弟伤我师弟在先!”王毅的大师兄也是面不改色的说道。

这青年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了在百米之外的王毅,轻点了一下身旁双头犬的额头,这双头犬看了一眼这青年,仿佛彼此早就心领神会了一般,“喔喔”的大叫了几声后便疯狂地向王毅扑去。

王毅的大师兄暗叫不好,左手隔空一指指向那双头犬,一道蓝色的光芒瞬间射出。

就在这时那为首的青年,手面指甲突然变长,如同纽带一般向前伸长,层层卷动,在其上还泛起了阵阵寒光,临面刺向王毅的大师兄。

王毅的大师兄早就猜到他会偷袭自己,右手指尖再次的射出一道蓝色灵力直冲着这为首青年。

这为首青年感觉到了这灵力散发出来的强烈威压,暗叫不好,立马收回了手,并向后爆退数米,食指在半空之中微微向前动了一下,那身后的二十四人等到了他们想要的命令,露出了一丝微笑便一拥而上。

那一束灵光在那为首青年躲过之后射向空中,没有爆开也没有改变形态,就是笔直的继续直冲云霄,直至消失,而另外一束灵光没有打中那双头犬,如陨石降落在地面上一样,轰的一声,发出巨响,地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坑。

看见这巨大的坑时,所有人都暗自惊叹,与此同时那二十四条凶犬已冲向王毅的大师兄,一个个都龇牙咧嘴,发出低沉的怒吼之声,露出锋利的獠牙,拼命地扑向王毅的大师兄,誓要将他撕咬成数块一样。

而王毅的大师兄双掌并拢,猛地向前一推,一对巨大的手掌幻化而出如同推土机一样向着二十四条疯狗推去。

那些疯狗不知这手掌的威力,没有立刻劈开,这场面就如同拍蚊子一样,那些狗有的露出惨叫倒地气绝身亡、有的直接撞在这手面之上轰然爆开,化作无数的碎肉横飞在半空之中。

“哼,这没开灵窍的狗兽果然是没脑子。”这为首的青年冷喝道。

这为首的青年男子脚踏灵力,双手合并,在半空之中拼命的旋转着,在他那又长又的尖指甲的带动下,形成了一阵漩涡,而他就在这漩涡之中。

这漩涡之中寒光乍现,周围的空气也随之扭曲了起来,仿佛就是一台势不可挡的粉碎机一般直冲那巨大的手掌而去。

“轰”

那青年男子竟穿透了那巨大的掌面,那掌面正中间留下了一个洞,瞬间那巨大的掌面便化作碎片消失了,而那青年男子气势却丝毫不减,临面向王毅的大师兄转去。

王毅的大师兄紧皱着双眉,他深知自己这双掌的威力,此刻的他已知自己这一缕残魂绝非他的对手,在暴退数米之时,看了王毅一眼。

那双头犬已临近王毅,但王毅却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这条双头狗顿时露出震惊,只好用鼻子嗅着地面,寻找王毅的踪影。

王毅突然的消失也让其大师兄和那青年男子颇为吃惊,与此同时那二十四人已封住了王毅大师兄的后路。

王毅的大师兄见情况不妙双手合并再次向四面八方推去,只见一只只巨大的手掌以王毅的大师兄为中点一一幻化而出,向着四周猛的推去,并且食指再次点向正处于旋转状态的为首青年男子。

那二十四个人正各显神通抗衡着那巨大的手掌,而那青年男子动作却行如流水般的再次钻通那巨大的手掌,与那蓝色的光柱相撞到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那蓝色的光柱在半空之中蓦然爆开,形成了一股惊人的气浪向周围散去,那青年男子这时才停了下来,半跪在原地,喘着混乱的气息,看向王毅的大师兄,神情依旧是阴冷无比。

什么可以祛臭除异味
术后腹胀便秘吃什么好
本溪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Tags:
友情链接
西宁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