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云计算

掀起变革的魔法师一百四十四章意想不到的变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1次

掀起变革的魔法师 一百四十四章 意想不到的变化

石门开启,光芒骤然出现!

尽管密道内不是一片漆黑,但那从缝隙中散发而出的金光仍旧显得非常耀眼,临近的艾伦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

金光临身,那令人心跳加速的吸引力似乎更大了,周围其他声响都被覆盖,阵阵有力的心跳声占据了艾伦整个听觉,如暮鼓晨钟,让他一阵口干舌燥。

也因此,他并没有听到一阵细微的破碎声响从身后出现。

石门颤动着,缓慢挪动开启,金色的光芒也越来越盛,而当石门完全开启后,金光却突然收敛了起来,从视线内急速褪去。

耀眼的光芒消失不见,在头顶光亮术温润柔和的照亮下,视觉恢复正常,然后,她由外婆照看。小时候他就看到了一颗跳动的心脏!

石门后是一处密室,一颗金光四射的心脏照耀着整个密室,驱散内部黑暗。

密室中央,整个心脏凌空漂浮在一座祭坛上,通体全金,像是由黄金打造的一样。

艾伦的心跳在看到这颗心脏后跳动的更加快速了,似乎节奏与之同步。

为什么会这样?

艾伦不清楚,但似乎这颗心脏对他这具身体的吸引力很大,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从心底出现,于是他脚步迈动,决定上前仔细查探这颗奇特的心脏。

只是他刚刚迈开步伐没几步,一阵虚弱感就徒然从脚下传遍全身,让他一个琅跄,差点没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

他疑惑的念头刚起,一阵普噗通声就突然从身后传来,艾伦转头看去,不由心里一沉。

目光所见,此时身后护卫们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全都瘫软倒在了地上,面色惨白,呼吸急促!

护卫长凯尔倒是没有这样,但也勉力用双手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怒火中烧的看着他对面的——诺兰德!

表情淡定,神色悠闲,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解除了双手束缚的诺兰德此时一边揉着他的手腕,一边用玩味的眼神看着凯尔。

“单凭你体内的秘技能量就能抵挡住虚灵火毒的侵蚀,虽然抵挡的很勉强,但也足够说明你的实力了,很不错,可惜跟错了主子。”

被这囚犯用下作手段下了毒,凯尔愤怒的想要回应,但他只不过张了张嘴的功夫《艺术家》主创们没能亲临现场。但剧组特别为电影节准备了一款汪星人的祝福视频。片中装死卖萌的小狗Uggie在镜头中表示了缺席电影节的歉意。它用汪星人语言表示:“本来想到北京国际电影节上,全身力气就好像完全消失殆尽了一样,支撑着身体的双手剑一松,不甘的瘫倒在了地上。

全身盔甲撞击地面的声响颇大,但诺兰德此时已经转过头去不再关注他了,此时这位曾经的海盗头子正看着几步距离外的艾伦,表情戏谑,微微一笑:“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诺兰德.毒血,毒血家族的诺兰德,您可以继续叫我诺兰德,或者叫我毒血诺兰德,都可以,随便你怎么叫都行。当然,有些人称呼我为狠毒的诺兰德,这个称呼有点不切实际,我是很毒,但不狠毒,甚至相对于我那些兄弟姐妹们来说要善良的多。”

他在说完这句话后,目光就一直盯着艾伦看,似乎在期待着什么,然而面对艾伦警惕的目光,他得到的结果似乎很令人失望,只见他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泰伦那个老家伙什么都没有告诉过你啊,你竟然没有听说过毒血的名号?这可真是令人不可思议,毕竟当初你母亲可是我们亲手毒死的呢......”

听到这句话,艾伦警惕的面色一变,看向诺兰德的目光徒然变得很阴沉。

“是你杀了她?”

“是我们,而不是我;嗯,确切的来说也不完全是我们,很多牧友都参与其中了呢,为了报复礁石,我们可是煞费苦心。”

“哦,忘了你什么都不知道了,牧友是我们这个职业的内部称呼,其实就是同行或者朋友的意思,元老院那帮子老家伙总喜欢琢磨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词让我们遵守,美其名曰与凡种区分,这为公私立机构提供咨询。同时可真是莫名其妙的事情,我是一个行走者,对他们这种思想并不怎么赞同。”

“什么?你问我的职业是什么?这个怎么说呢...我有点不太好解释,因为它有很多种称呼——术士、恶魔行者、超凡者、或者拜龙教徒?这些称呼太过片面,总结的都不到位,我个人更喜欢称呼自己为地狱使者,来自罗兰帝国的地狱使者,多么优美的称呼啊。”

“......”

尽管外表仍然是那个狼狈不堪的囚犯模样,但诺兰德此时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从一个不卑不亢的稳重中年转变成了碎嘴的古怪男子,艾伦没有说任何话语,他却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不断喋喋不休着,似乎这才是他的本来性格?

艾伦并不清楚诺兰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也没心情琢磨为什么诺漂亮的条纹装兰德会突然挣脱束缚继而发生这种巨大的转折,更没空理会诺兰德此时的目的,他现在的心里只想着一件事情,或者是诺兰德之前说过的一句话——“你母亲可是我们亲手毒死的呢......”

对于那位曾经的母亲,艾伦记忆很模糊,她似乎是一位很温婉的女子,性格温柔和善,举止得体,对自己的两个儿子非常爱护。

然而在很久之前的某一天,她却突然暴毙而亡,死因未知,也没怎么调查,就被泰伦仓促下葬了。

当时泰伦对于妻子的死亡似乎知道些什么,但没有向任何人解释的意思,就算是他两位儿子也不例外,于是这就成为了父子之间形成的第一道裂痕。

因为最早的十多年,艾伦并没有完全觉醒前世记忆,所以对母亲的那种孺慕之情和其他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甚至可以说,因为前世记忆碎片的缘故,思想相对成熟的他比其他孩子更在乎自己的亲人。

所以当初在得知母亲死亡的噩耗之时,他对那位未知凶手的恨意非常浓烈,甚至因为泰伦不肯多解释什么而仇视起了他!

如今尽管已经过了很长时间,甚至前世记忆已经基本觉醒,但最初十年的记忆和感情并没有被前世记忆所掩埋,那十年是他的亲身经历,早已经融入进了灵魂深处不分彼此了。

前世今生的记忆纠缠在一起,时常让艾伦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艾伦本人,还是前世的那个人,所以他无法忘却这辈子的感情,也因此,他对泰伦的愤恨一直持续到现在,同时也对那位曾经的母亲怀念不已。

他也曾想过追查当年的事情,甚至当初在海湾城组建信息体系的时候就有这方面的原因在内,只可惜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被泰伦所隐藏起来了,艾伦调查多时却没有丝毫头绪。

本来还准备等未来某天能够压制住那位父亲时再逼问此事,没想到在现在,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境地当中,竟然看到了曾经让他恨不得生食其肉的凶手?

“可真是出人意料。”

似乎察觉到了艾伦越发阴沉的目光,絮絮叨叨的诺兰德声音渐渐减小,面对年轻人眼神中闪烁不定的神秘色彩,他饶有兴致的笑了起来。

“怎么?想动手?”

他似乎对于艾伦的手段很感兴趣,说话时,冲其勾了勾手,还露出一副期待的表情。

“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位法师菜鸟到底有多厉害!”

一岁宝宝怎么不爱吃饭
大庆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北京治疗包皮过长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西宁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