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憨夫宠妻第一零六章早有准备潜入拳

2020.05.07 来源: 浏览:0次

憨夫宠妻 第一零六章 早有准备潜入

对苏小小的话,沈竹茹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而苏小小也看得出沈竹茹的难堪,倒也不曾真的立刻派人将乔月珑叫过来。し

箫郡王府的侍卫通知了老太君后,带来了老太君的口信,说是让二人多留一些光阴也没关系,有甚么需要的直接派人回来取就可以,多多与小郡主,与侯爷们打好关系。

当天夜里,在止水园中用膳,听闻沈竹茹会在侯府逗留几日的苏洛全虽然不曾回箫郡王府,却也让曹大熊过来转告他的欢迎之意,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俨然是被甚么重要的事情缠住无法脱身,虽然根本用不着派曹大熊过来通知,可为了表示重视,依旧还是派了曹大熊来了一趟,与她当面转述苏洛全的意思。

曹大熊离开后,沈竹茹与慕风华聊了会天后,亥时方至便已上床休息。

夜渐深,沈竹茹睡得迷迷糊糊中,忽闻箫郡王府里头喧闹无比,府里头的侍卫举着火在查找着什么,声音嘈杂的让沈竹茹都不由醒转,起身时正准备叫慕风华,却意外发现床榻上本该躺着的人,此刻早已不知所终。

沈竹茹起了身,走到门口,还不等她开门,身后不远处的侧窗忽而被打开,两个身着黑衣蒙面的男子一前一后闯了进来。

沈竹茹心中一惊,立马打开门闩准备喊人,却不等她开口,立马就听见7宝的嗓音从身后传来,随之一道黑色身影按住了将要打开的门板。

“少夫人,开不得。”

“七宝。”沈竹茹吃惊不小。

“是的,少夫人,是奴才,还有……少爷。”七宝说着视野落向沈竹茹的身后,此刻脸上的布巾也已扯了下来,露出他本来的面容。

沈竹茹回转身去,那慕风华也已经揭掉自己脸上的布巾,露出略显苍白的脸色。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你受伤了。”沈竹茹皱了眉头,联想前后问题,若是此刻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可虽然心里头明白。沈竹茹却也做不到就这般将慕风华供出去。

“少爷受了暗器的伤,不过,伤势不算太严重,只需要好好包扎一番,问题不大。”7宝应道。人已经先为慕风华褪下衣裳,连带着他自己的黑衣裹了起来,用一个油纸包裹好,用绳子一扎直接丢在箱子里,埋在众多衣服都低沉,放了一个香囊重新盖上。

沈竹茹早已经取了今日在广生堂回来时,取来的药膏,在为慕风华清算伤口,拔出箭头后,涂上了金创药。覆盖一层纱布后,在拿药膏隔着一层纱布贴了上去,包扎起来,借此掩盖身上的血腥味。

一切都东西就好似早已经备好般,让沈竹茹为慕风华包扎,越是顺利却也越是告诉沈竹茹,今日广生堂的一切,慕风华都是在骗自己。

沈竹茹心里头说不出的各种滋味围绕,只觉得满嘴的苦涩。

这边刚将慕风华的伤口处理妥当,换上一套干爽的衣物躺下。七宝也早已经入了房内的小隔间待命,正当这人才躺下时,敲门声随之响起,七宝起了身开了门。故作不知的问道:“几位侍卫大哥,怎样这么吵闹,是不是出了甚么事情?”

“今夜里王府内出现刺客,我们是负责捉拿刺客的,那两个刺客其中一人受了重伤,跑不远。王爷与侯爷下令彻查。沈小姐乃是府中贵客,不容有失,未免那刺客藏在此处,还请小哥与沈小姐说声,我们要进去搜查一番,多有打搅还请见谅。”

“什么,还有这事。劳烦稍等片刻。”七宝说着,立马示意已然站在门口的月央入内叫人,很快沈竹茹变搀扶着本就受伤的慕风华出来,让府里的侍卫入内探查一番。

侍卫们确认房里头并无大碍,说了句叨扰与善意的警告后,便直接离开,只留下两人在楼下守着,护卫此处安全,随之继续查找刺客行迹。

全部王府,当天晚上因为刺客缘故一直折腾到第二天早上,方才稍缓些许。

明显是出了甚么事情,才让府里头的侍卫这般坚持不懈。

顶着干涩的眼睛,沈竹茹几乎一夜都没睡好。

断断续续的醒来睡去最是累人,眼看着天都已经大亮,实在没了睡意,干脆起了身。

“你就不问问发生甚么事情了?”慕风华突然这般问道,沈竹茹一夜都沉默让他很不习惯,本以为她会询问,都准备了几个理由,可没想到她甚么都没问,只是半梦半醒,断断续续的睡着,俨然是睡的不安稳,哪怕此刻醒来,也较之以往冷淡了许多,让他不由率先开口询问。

“你若想说,我就算不问,你不还是会回答吗?”沈竹茹淡淡的应道,这态度令人拿捏不准。

“我……”慕风华枝梧半天,也只吐出这么一个字,之前那问话简直是多此一举。

既然没想要说,何必问那些话,让人无端多了几分期待,最终却是失望。

“行了,知道你神神秘秘的做些事情,我不会多问。我只想知道,你做的这些可会对箫郡王府有所影响,亦或是我该问你,是否伤害了小小的亲人?”

“没有。虽然我不会否认这事情对箫郡王府有所影响,但是我可以保证昨晚我只是为了拿到一样东西,并未伤害到王爷他们,最多也就是我受伤而已。你大可放心。”

“希望如此吧。”沈竹茹久久吐出一口浊气,淡淡的应道,明显还对慕风华的回答保持着一丝的怀疑态度。

开了门,丫鬟进来,梳洗一番后,沈竹茹扶着慕风华下楼用早点。

还不等她享用早点,本该过几日才能回来的苏洛全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眼睛里布满血丝跑了回来,闯入了饭厅之中,在看到沈竹茹无恙后不由松了口气。

“侯爷,你怎样回来了?”沈竹茹略显惊讶道,不过心里头多少有点感动。

“府里出现刺客,我接到通知便连夜赶回来,幸亏你没事,不然我可要愧疚一生了。”苏洛全笑着应道,脸上的疲惫之色毫不掩饰的显现其上。未完待续。

...

厦门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冠状粥样动脉硬化
中医调和阴阳的方法
Tags:
友情链接
西宁物联网